筆趣閣

登陸 注冊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魂師神途 > 第七十二章 四處要面子的二師兄

第七十二章 四處要面子的二師兄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“師父,有何吩咐?”
  
  “收拾東西,半個時辰后來大爺的小院!”
  
  大清早,感受到傳訊令牌的震動,白衣合只得收起手中的鐵錘,收拾一二,前往萬羽居住的小院。
  
  自上次死亡沙漠事件后,此前被萬羽收回的傳訊令牌又給到了白衣合。
  
  當趕到萬羽小院沒多久,匯合的二人便一前一后出了白澤院。
  
  北城,鑄器師公會正對面,白衣合站在一幢古樸的五層小樓前,眼神顯得有些激動,他忽然有些明白了萬羽為何要叫他出來了,新的修煉真正要開始了。
  
  望著門楣上掛著的匾額,五個大字映入眼簾“刻魂師公會”,匾額四周的立柱、房梁上皆刻畫著深奧的魂紋,白衣合僅盯了數息時間,大腦一陣眩暈感襲來。
  
  “呵!小子,別去盯,上面刻畫的魂紋級別極高,不是你現在能去琢磨的。”嘲笑一聲后,萬羽邁腿先行進入其中。
  
  刻魂師公會與鑄器師公會里面大有不同,刻魂師公會一二三層更像是一處交易市場,里面形成兩處場景,一處是擺的地攤,各種成品魂器擺放在售賣;另一處是劃分的小商鋪,里面不僅有成品魂器,更有魂紋圖譜、刻魂師應用之物等等,一路走過,眼前閃過各種偏門物品,白衣合此刻有些眼花繚亂。
  
  一層對應胎魂境、二層靈魂境、三層幽魂境,四層是考核刻魂師的地方,五層乃是刻魂師長老、執事等人辦事或休憩之地。
  
  毫不猶豫,萬羽帶領白衣合徑直上了五層,不過剛踏上五樓樓梯口時,一名滿臉傲氣的少年攔住了二人。
  
  “二位找誰?”
  
  少年突如其來的問話,語氣中頗有高傲之色。
  
  帶有深意的盯了對方一眼,萬羽說道:“孔祥!”
  
  聞言,少年一臉不爽的說道:“竟直呼會長之名,你是何人?難道不知道刻魂師是需要用敬語的嗎?”
  
  “唰”的一下,萬羽臉色黑了下來,許久未來的刻魂師公會,竟然有連他都不認識的,還敢出言不遜的教訓他。
  
  萬羽的脾氣就是這樣,對于升斗小民,他從未有任何幽魂境大能的架子,對于魂師或輔魂師來說,他性格就不是那么好相與的,可以說是脾氣極臭,不對眼的,無論你怎么尊敬他,他正眼都不會瞧你,但對胃口的,他又是極其護短。
  
  “喂!聾了嗎?問你們話呢!是不是不想找孔會長了?一看你們這樣子就是來求孔會長刻畫魂紋的,求人辦事也得有個態度,管你什么身份,這里不是你們來擺譜的地方!”
  
  “啪!”
  
  白衣合一巴掌將口出狂言的少年扇倒在地,萬羽有所顧忌身份,不便出手教訓對方,他可沒有,辱其師尊,該打!
  
  瞬間!
  
  被扇倒在地的少年滿眼驚怒,他從未想到,竟然還有人膽敢在刻魂師公會動手打他。
  
  “小子!你敢打我?你知道老子是誰嗎?老子讓你走不出刻魂師公會你信不信?”
  
  少年再度口出狂言,話語中無不透露他與刻魂師公會的關系,原本高高揚起第二巴掌的白衣合眉頭微蹙,他可不想在帝都給師父惹事情,雖說大部分事情萬羽都能給他兜住,但能少一件是一件。
  
  轉過頭,白衣合眼神與萬羽交匯了一霎,只見萬羽輕輕點頭,白衣合便明白了,狠狠的第二巴掌又打了下去。
  
  “啪!”
  
  肉與肉的碰撞聲,在五層樓道中傳開,少年兩側臉頰一邊一個巴掌印,隨后一道淡淡的聲音從萬羽口中說出:“你知道本大爺是誰嗎?信不信本大爺讓你走不出這個刻魂師公會!”
  
  萬羽話音剛落,樓道傳來一道蒼老的驚怒聲:“是誰口出狂言!竟敢打吾弟子!活得不耐煩了嗎?”
  
  “師父!你可來了!這二人欺辱弟子,弟子被毆打在地,可恨他們魂境比弟子高,弟子打不過!他們還揚言讓弟子死在刻魂師公會!”聽到蒼老聲音的瞬間,少年像是戲子一般,眼睛發紅,似是受到了極大的欺辱,絲毫不提及先前自己所說的狂言。
  
  一道白發蒼蒼,但精氣神十足的老者從掛著大長老門牌的房內走出,一臉怒氣十足的樣子盯著二人,不僅如此,眼神中還帶著一絲陰險的味道。
  
  “二位!無緣無故打我弟子,這事該如何算?”言語之中雖無欺人之色,但老者絲毫不理前因后果,直接定論萬羽二人過錯十足。
  
  “老狗!教不好弟子就別特么教,大爺我打了就打了,你想如何?”萬羽一臉不屑的說道。
  
  “那就別怪老夫不客氣了!”話音剛落,老者眼神透露出陰惻之色,身后顯現三道魂影,兩道魂影濃厚,第三道略顯微薄。
  
  “幽魂境一階!”見到此人不俗的魂境,驚呼不由自主的從白衣合口中發出。
  
  “哈哈!小子,還算識數!跪下求饒,老夫饒你二人不死!”老者猖狂的笑聲在樓道中傳開,五層樓各刻魂師都涌了出來,圍著四人,但并未有人出言阻止!
  
  突然!
  
  一聲驚呼傳來!
  
  “喲!怎么回事?”一名干瘦的中年男子,從掛著會長的門牌下走出,一臉驚怒的表情望著四人。
  
  “孔會長!此人不僅出言不遜,還打傷老夫的徒弟,老夫勢必要報此仇!”陰惻惻的老者知道,先行定論過錯,才好動手。
  
  另一面,萬羽冷笑著看老者的表演,并未反駁一二。
  
  見狀,孔會長心里“咯噔”一下就知道完犢子了,隨即,他聲色不動的來到老者面前,一臉為難的開口說道:“吳長老,能否給我一個面子,此事就此揭過!”
  
  “呵!孔會長,老夫給你面子了,那誰給老夫面子?”對于老者來說,弟子被打,自己被辱罵,私底下沒人看見,他也愿意給孔會長面子,但現在已被刻魂師公會大部分人都瞧見了,若是自己不能找回場子,未來如何坐得穩這個大長老的位置?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彩票开奖结果大乐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