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登陸 注冊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大唐第一廢物王爺 > 第33章 登高作賦,古今七律第一

第33章 登高作賦,古今七律第一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現場作詩,這可不是一件簡單事,不是所有人都是有著“詩仙”美名的李太白,出口即成章,亦非“詩圣”杜甫,妙筆生花,更非初唐四杰之輩。
  若腹中沒有筆墨,可做不到這種。
  然則,李運卻是不同,他兩世為人,上一世好歹也是個學霸,什么唐詩宋詞信手拈來,又習得“文以載道”之術,通曉唐詩三百首,對于他而言,典型的外掛性選手。
  但見林清竹筆下有所思量,她環顧四周,見王府后院百花盛放,故她以此為題,思量片刻旋即落筆。
  李運倒也是落筆了,只不過他在宣紙上寫寫畫畫,商行舟和房玄齡二人定眼一瞧,卻見他在作畫,而非作詩。
  二人相視一眼,心中浮現幾縷疑惑,但未言語,自從國子監那場比試,商行舟可不敢再輕視李運,他出口成章的本事倒是領教了。
  不知道他又在搞什么名堂。
  商行舟做出“請”的姿勢,邀卻房玄齡坐在一旁,二人默不作聲,自顧品著李運府上自己種的茶。
  淡淡的清茶之氣,沁入心脾,令人心曠神怡,茶乃雅人之物,李運撇了一眼他們二人,嘴角不禁一哼:“兩個老東西,還真是不客氣,那可我珍藏的竹葉清茶,自己都不舍得喝。”
  雖是喝茶,商行舟和房玄齡二人也是有著幾分儀式感,二人推杯換盞,頗有些品酒的意味。
  一炷香過,林清竹停筆而落,抬頭說道:“房大人,商校長,學生已作答完畢,請您們閱目。”
  說完之后,林清竹目光瞥向李運,此刻他的作畫也已經完成,她眉目緊蹙,心中詫異,方才李運一直在作畫,不曾作詩?莫不是他已經認輸啦?
  待商行舟拿過林清竹的答卷后,看著李運,問道:“林清竹已經作答完畢,你的呢?”
  卻見李運不急不躁,淡然地說:“校長別急,學生這就題詞。”
  現場題詞?
  正當林清竹質疑李運夸大其詞,他現場題詞,有如七步成詩,說似容易做時難,可不等她多想,李運當即題詞落筆。
  見他筆走龍蛇,大手一揮,頗有幾分書圣王羲之的味道,他渾厚有力的筆跡,一撇一捺皆功夫,只消須臾時間,李運已經完成作詩。
  “寫完啦。”
  “什么?這……也太快了吧。”
  林清竹暗自一驚,相同的時間內,自己作出了一首詩,而他則是作了一幅畫,外加一首詩,這也太恐怖了吧,便是不知他寫的詩跟自己水平是否相當。
  不過,林清竹還是非常自信的,自己的詩乃是精雕細琢,而李運則是臨時成詩,想要勝他應不是難事。
  李運起身將答卷呈遞給商行舟他們,道:“請二位過目。”
  商行舟將其卷子擱置一旁,先是閱覽林清竹所寫的詩,二人看完之后,無不露出欣慰的笑容,頻頻點頭,道:“不錯,真是不錯,通過借古喻今表達詩中淡雅高潔的品格,使之詩詞更富有張力,讓人玩味不已。”
  “謝房大人謬贊!”
  林清竹臉上浮現難得的笑容,她可是知道房玄齡很少夸人,能夠得到他這么高的評價,實在不易。
  “清竹,這些年你在黃字班學習受限,卻能夠寫出這種水平的詩句,若非勤學用功,斷然是寫不出的。”商行舟也夸贊道。
  “謝校長的肯定。”
  當初,商行舟將她從民間帶回來,便是看中了她的品質,雖然出身卑微,但她好學,發奮讀書,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。
  李運也甚是好奇,問道:“房大人,商校長,林同學的詩詞說的那么好,何不念出來讓我聽一聽?”
  李運也想知道,能夠被房玄齡和商行舟皆都認可的詩句,到底會是怎樣?他們二人是否言過其實不可大用。
  二人同意了李運的提議,商行舟旋即念道:“曉迎秋露一枝新,不占園中最上春。桃李無言又何在?向風偏笑艷陽人。”
  念罷,李運細細品之,豎起大拇指說了一個字:“好!”
  難怪能夠得到二人的贊譽,林清竹果然是個才女,人長的漂亮,作詩也頗佳,而且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完成一首詩,足可用“才女”二字形容之。
  商行舟將林清竹的答卷放下,未曾看李運的詩詞,而是問了一句:“殿下,你覺得此詩與你比之,誰更好些?”
  李運并非是個驕傲自大的人,但還是說:“林同學的詩詞固然是好,但與我相比,還是略遜一籌。”
  “哦?你竟如此自信。”
  李運微微一笑:“是否自信,你們看過自然就知道。”
  除卻李運外,其余三人皆是將信將疑,尤其是林清竹,她無輕視之意,只是覺得李運落筆而成的詩詞能夠超過自己,是否是在吹噓?
  商行舟和房玄齡二人皆是笑而不語,旋即拿起李運的答卷,他的答卷上有著一副山水畫,乃是他閑來之作,不過此次比試的不是畫,而是詩,饒是你再多的花里胡哨終究是徒勞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彩票开奖结果大乐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