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

登陸 注冊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我有一張均富卡 > 第二十章 我真的是好人

第二十章 我真的是好人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比普通山寨聚義廳氣派很多的大殿中,丁驚瀾正眉頭緊鎖喃喃自語。
  “這靈氣好像越來越強,好事是好事,可是人才跟不上,還是要被人吞下去。”
  “哎,想我烈陽宗以往也是大宗門,怎么就淪落到現在這般境地了呢?”
  作為烈陽宗的掌門,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丁驚瀾,那就是我實在是太難了!
  丁驚瀾覺得,自己真不是一般的難。
  宗門的力量不給力,又趕上靈氣增長這么一個巨大的節點。不但各種高手層出不窮,甚至各種的魑魅魍魎,也不斷的涌現。
  本來就勉強執掌的方圓百里地盤,此時都有些不太穩的跡象,更不要說其他了。
  “要是我能夠達到凝神境,一定能夠讓烈陽宗一飛沖天,可惜我現在的實力距離凝神境,差的實在是……”
  “掌門不好了!”
  一個急促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。
  丁驚瀾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苦澀,不過這苦澀,瞬間變成了威嚴。
  作為一宗之主,不管遭遇了什么,他必須把腰桿挺直了,要不然的話,烈陽宗可就徹底完蛋了。
  心里打定主意,丁驚瀾就恨鐵不成鋼的斥責道:“什么事,值得你大驚小怪的。”
  “我等練武之人,講究的是心如冰清,天塌不驚,你這般大呼小叫,自亂陣腳,成何體統!”
  那弟子羞愧難當,趕緊后退了兩步,筆直的站穩了,這才畢恭畢敬道:“掌門,弟子有事稟告。”
  “說!”丁驚瀾朝那弟子掃了一眼,神情淡漠。
  那弟子朝著丁驚瀾瞅了一眼,這才小心翼翼的道:“掌門,被送到鎮武衛當武卒的林庸回來了。”
  丁驚瀾這一刻,才算完全放下心來。
  林庸,他們烈陽宗一個普通的弟子。這等弟子當個武卒回來,又能如何?
  他們烈陽宗畏懼的是鎮武衛,但是對于一個普通的武卒,從來都是連眼皮兒都不眨一下的。
  “回就回吧,你去問清楚,他是不是鎮武衛的逃兵?如果是,就將他擒下,由我親自押送鎮武衛。”
  丁驚瀾這一刻倒是大義凜然:“為了整個烈陽宗,我可不能有絲毫的心軟啊!”
  那弟子趕忙道:“大人,我可以斷定,他絕對不是逃兵。”
  丁驚瀾有些不悅,這弟子真是不靠譜,話不可說得太滿,這道理都不懂么。
  好像感受到了丁驚瀾的不喜,那弟子趕忙解釋道:“林庸是帶著上百鎮武衛來的,而且其中還有一些辟竅境的強者。”
  “聽說,他好像加入了誅邪衛!”
  誅邪衛?丁驚瀾大吃一驚,忽的站起來道:“什么,他加入了誅邪衛?這怎么可能!”
  “你說,他要是天賦異稟,我怎么舍得將他送到誅邪衛?這……這根本就不可能!”
  丁驚瀾壓根兒就不信,可是那被他質問的弟子,卻只是低頭不語。
  面對弟子的沉默,丁驚瀾催促道:“帶我去看看他。”
  林庸此時正在赤巖山下,此時的他縱馬赤巖山,心里充滿了愉悅感。對于這赤巖山,林庸更多的是本主的記憶。
  看著那條通向赤巖山深處的山道,林庸好像看到無數的本主從這條路上走過。
  走過的本主有童子模樣,有少年模樣,他們行走在小小的山道上,猶如時空的長河,不斷的流動向前。
  當那無數個本主在林庸面前消失的時候,林庸只覺得神清氣爽,一些積聚在他心里難以釋懷的東西,在這一刻,煙消云散。
  “哈哈哈,林庸,你這次回來,真是太好了。”一個夸張的聲音響起。
  林庸本能的扭頭看去,就見一個長著兩綹小胡子,整個人干瘦的像一塊榆樹皮的中年男子,已經快速的沖了過來。
  這個人林庸是第一次見,但是在本主的記憶中,對于這個人的記憶最為清晰。
  烈陽宗的掌門丁驚瀾,也是這一次林庸歸來要找的對象。
  還不等林庸開口,那丁驚瀾就要來到林庸的近前,可是就在他接近林庸的瞬間,石敢當已經催馬擋在了丁驚瀾的近前。
  “閣下,林大人近前,不得喧嘩!”雖然修為上石敢當不比丁驚瀾強,但是他的身后,可是有上百鎮武衛的武卒。
  如此多的武卒聚集在一起,那絕對是一支普通人難以抵御的力量。
  這一天多來,石敢當表現的就是一介武夫,可是這一刻,林庸覺得石敢當的情商比他要強的多。
  別的不說,剛剛那一聲當頭巨吼,就給林庸掙足了面子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彩票开奖结果大乐透